每个孩子从出生之日起,就有着自己独特的长相、性格与脾气。人世间没有两片脉络一模一样的树叶,也没有两个禀赋与习性一模一样的孩子,这是造物主赋予每个家庭的欣喜。然而中国的学校教育注重统一的标准和效率,孩子们性格中那些不符合统一法则的凹凸有致的特点,被学校这部机器无情地删减。或许,这也成为以个体为对象的家庭教育与注重整体的学校教育之间必然产生的差异和矛盾。
  导言:教育作为社会必需品,它属于中国少数开放不够、竞争不足的产业。尤其是义务教育,统一的教育标准已经很难满足中国家庭以及学生个人的多元化需求。我们所处的社会里,其他领域越开放,就越显得义务教育领域如平原上垒起的城堡,防卫森严,高墙林立。
  “育儿焦虑的高发群体存在于只有一个孩子,或者第一次做父母的人。更多孩子的出生,会削减父母的忧虑。和多子多孙的前辈人相比,只有一个或者两个孩子的父母会更长久地沉溺于育儿焦虑中。”美国育儿方面的临床医学家戴维. 安德雷格的研究结论,已经成为一个世界性的话题。从欧美等发达国家来看,越来越多的家庭选择只要一个孩子,新手父母的焦虑感明显增强。而随着中国独生子女一代开始生儿育女,喂奶、添辅食、早教、择校……,养育孩子的每一个阶段,都能够看到父母们的无限焦虑。
  什么是育儿焦虑症?
  “如果你没有孩子以外的生活,或者当你的孩子出了一点小问题,比如磕破头皮,和别的孩子发生一点口角和争执,你就处于高度紧张状态,无法承受一点意外发生,你可能就是这可怜又可厌的家长中的一位。”而沉溺于焦虑泥潭,过于儿女情长的父母,都被研究者定性为弊大于利。他们比放任的父母更加毁坏孩子的未来——伴随焦虑而来的过度控制,不仅毁掉孩子之所以为孩子的生活乐趣,还会毁坏他长大成人的能力:比如自信、独立、忍耐力。过于苦口婆心的父母被社会学家们总结为“失去自己人生目标的人”,“通常人们说到对孩子的担心时,他们是将自己对人生的恐惧移情到了孩子身上”。中国绝大部分家庭只有一个孩子,这种“第一个孩子照书养”的爱惜之情,使得养育变得格外谨慎。从备孕开始,“七零”“八零”后家长们,发挥出当年备战高考的劲头,在论坛里、书本上、朋友圈里认真研习每一个需要注意的步骤,仿佛是奔着生产一台精密仪器的架势而去。小孩还没到三岁,一些父母就已经焦急地把孩子幼儿园、小学、中学之路规划好了。看到朋友送孩子去国外留学,自己就难免焦急:我是不是在给孩子最好的教育,我付出的是不是还不够多?
  “七零”“八零“后的家长们,与自己的父辈们不一样,这些二三十岁的年轻人赶上了中国社会近年来的人口大迁徙,不少人通过个人奋斗进入了城市的中产阶层,他们不惧折腾,从崇尚欧美的化妆品、蓝天白云到崇尚起欧美的教育,希望孩子比自己年少时眼界更开阔、英语更标准、更具有世界公民的潜质。过去三十多年膨胀起来的个人财富,使得不少家庭为了孩子的教育,有能力去做更多选择。
  教育作为社会必需品,它属于中国少数开放不够、竞争不足的产业。尤其是义务教育,统一的教育标准已经很难满足中国家庭以及学生个人的多元化需求。我们所处的社会里,其他领域越开放,就越显得义务教育领域如平原上垒起的城堡,防卫森严,高墙林立。
  家长个人对于义务教育的呼吁和反馈,往往如小石子投入大海,激不起多少浪花。一些茫然而不甘的家长们开始离开教育大道,去寻觅可能更适合自己孩子的羊肠小径。近些年来低龄留学、国际学校的持续升温,一批家庭开始探路,去寻找能够结合东西方文化的最佳教育方式。而家长们寻找新教育方式的起因,基本都源于对眼下学校教育的困惑。
登录阜阳在线客户端,分享美好心情
阅读全文  

阅读 299   评论 0

精选留言
写留言
精彩推荐
打开阜阳在线,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提示信息

Ps:啊哦~只能在客户端里面玩哦~

提示信息